克拉里达指出了美国经济面临的一些风险,包括亚洲和欧洲经济放缓,这对美联储的政策“肯定是一个影响大的因素”。

在特朗普政府的管理之下,当前的美国车企面临着两个问题:关税价格战,以及电动汽车政府补贴的退坡。而与此同时,中国政府却在这场竞争中努力取得胜利,确保未来的电动汽车都生产于中国。